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蒜蓉辣椒酱的做法 >正文

逻辑恐怖故事

时间2019-04-17 来源:婚礼菜谱

  核心提示:阳春三月,夭夭碧枝,皎皎风荷,暖风熏醉,染了春扉。安静的午后,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,轻轻的敲打着心语,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,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。初春的日头,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,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...
 

  逻辑恐怖故事不同于书上或者网路上的鬼故事,逻辑恐怖故事大多带有思考性,让故事变得更加有趣,下面是学习啦小编为大家准备的逻辑恐怖故事,希望大家喜欢!

  魔与仙,第一魔鬼气息,第二清新仙气,主体魔鬼气息。

  这天,希暖来到一个地方,这个地方是这个空城什么也没有,对于希暖没什么。过了一会儿,四周很非常安静,希暖听到敲木鱼的声音。希暖了一大跳,希暖还是很害怕。这就向那声音瞧瞧去,随着声音方向去,没有看见人啊,而且声音也没有了。希暖还是在这座城到处走动,希暖又听到了,敲木鱼的声音。希暖想我还是离开这个城吧。敲木鱼的声音再加上空城的安静,就是一片伤啊,伤灵!

  希暖来到另一端外面,感觉路上很漫长,就像是无风的沙漠。走过了一节,希听好可爱的声音,希暖跑去看原来是可爱的生物,那是可爱的怪物而已。那群怪物真可爱,有一只怪物想希暖抱抱,希暖就是抱抱了,希暖就亲了一个。希暖抱了一会不抱它了,抱另一个,另一个也没有什么。再抱一个,那只个怪物抓了希暖了一下。希暖没有放在心上,这些怪物是什么。怪物的声音就像在唱歌一样,望天望地,亡魂守月。就是不知道怪物在笑吗?还是在哭?再说风景那种的话,就是不美妙的魔鬼气息。希暖又回到城里。

  希暖来到城里又听到那个敲木鱼的声音,希暖就跟着声音过去,希暖去看,只有一个人。一个打小心火烛的男人,希暖很害怕就去那男人说话。希暖说:“城里发生了什么事吗?”那男人没有人理他,继续敲木鱼。希暖就是不相信那男人不理他,就是跟着过去,那个男人来来复复这些地方,敲木鱼有什么用。希暖看到他都来烦了,进来一间屋子休息。过了一会儿,希暖又去看那个男人对他说话: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男人终于说了话,那声音很沉重阴阳鬼泣的。男人说:“我在叫城里的人们起床。”希暖吓了一大跳说:“城里没有半个人,只有敲木鱼的声音。”男人说:“哦,不相信。”希暖吓了一大跳说:“我带你看。”希暖都带那到处看,希暖和那男人看到的不一样,男人看到那些人还在睡,希暖看到就是没有人。这个城很可怕,就是在百年前,在夜间的时候,一场大火把整个房子都烧了,死了很多人。希暖不知道这个城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过了一会儿那个男人变成魂魄了,男人还在继续敲打着木鱼。希暖都吓破了魂,希暖大声哭地跑出去了。

  希暖又来到,那个地方。

  那些怪物的眼神变了,个个要喊希暖抱,结果希暖被抓了脸蛋一些痕迹。怪物不知道在哭吗?还是在笑?他们在哭,声音在笑。怪物很聪明很可爱,个个都奸诈,还恳切变得乖巧。有一个人怪物喊抱云南军海医院正规吗说不会伤害希暖的,结果还是被抓了。又一个怪物也是喊抱,希暖还是被抓了。怪物们想哭,但还是在笑。四周没有一点风,有风的话就像是那些怪物的声音。希暖不想理那些怪物了,那些真是无理取闹,明明想希暖抱,还要抓人,怪物的眼神都变了,变得很凶恶。希暖想刚来的时候,这些怪物明明就很萌啊,明明就不害人啊,希暖不知道这些怪物在想什么?希暖又去看看那些怪物,可是怪物们追过来了,希暖跑哦跑哦,希暖被怪物们追到了,希暖的身上有很多伤哦。希暖又去看那些怪物,怪物又追过来,有些没有追希暖了,只是一部分。希暖就跑了,怪物没有心思是追了,就返回去了。希暖过去躲着看些怪物,那些怪物变得来萌了,希暖不知道搞得那些怪物。那些怪物也是伤灵。

  希暖又迈步到处旅行。

  希暖的故事到此结束。

  19岁的橙朵正在念大学,在外面租了间房子住。新的一天开始,橙朵起床感觉不对劲,昏昏沉沉的。橙朵准备起床时,那种昏昏沉沉感觉不严重,橙朵放心地就去上学了。天空还下起了小雨,橙朵想下小雨不碍事,这就上学去。上课一节下课时,橙朵要去上厕所,但是下那不规则的楼梯一瞬间意外发生了。天空是那么阴沉沉的,挂在阳台的纱布阵阵凉风一吹。橙朵不知道发生了什么?

  橙朵来到一个房间,她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?橙朵看到四周是那么地安静,觉得似乎没有人。橙朵想回学校,她就要找出口。看到窗子是那么坚固,外面一团雾连天空和远处都看不见。一个房间有一个柜子和一道门。橙朵想办法出去,在柜子里找到一把钥匙和一个撬棍。橙朵先用钥匙,钥匙插进锁里打不开。然后用撬棍,撬棍也撬不开。橙朵感觉怎么办呢?

  过了一会儿,橙朵突然感觉到一个揪心的心情,橙朵感觉到我是在做梦吗?是那个噩梦吗?不舒服的噩梦吗?橙朵什么都不怀疑,也不想怀疑,还是想回学校。橙朵想出去啊!可是钥匙插进锁里打不开,撬棍也撬不开。橙朵想怎么办啊!她又要再试一次,还是打不开。橙朵想怎么办呢?橙朵想出去啊,橙朵大声喊“我要回家!”橙朵心里不开心,心里感觉揪心和恐慌。橙朵说:“那我以后一辈子都在这里了吗?”橙朵想出去这个房间,橙朵很想出去这个房间。橙朵心想:我真的真的想出去这个房间,我要出去,回到学校去。

  这时,那到门打开了。橙朵想不明白,这个门怎么突然打开了?我是不是来到鬼屋了。橙朵的心情是恐慌,在又不规则又重复的楼梯到处跑。过了一会儿,橙朵发现我现在在什么地方?原来是一些房间的门,房间的门没有多少。橙朵很不开心,心情很糟糕。橙朵生气地说:“我快要疯了。”橙朵大声喊:“有没有人?有哪家医院治疗脑外伤癫痫病好没有人?”

  四周那么寂静,没有什么人。橙朵想来到这个房子最边缘,边缘都是白色的墙壁,高高的窗子挂在墙壁上,窗子还很小很坚固。为什么橙朵要找边缘,想看看边缘没有天空,有天空的话可以爬出去,幸好橙朵喜欢体育运动。橙朵看到现在只有先爬到最顶层,看看也没有天空。这栋楼还是有很多的楼房,橙朵本来看到有很楼层就很快来到顶层,可就是这些楼梯又不规则,橙朵很烦,橙朵想有张地图就好了。根本没有什么地图嘛。

  终于来到最后一层,却没有发现楼梯,橙朵很想上去,就是没有楼梯。橙朵说:“这里是不是最顶层哦?”橙朵认定没有顶层,就到底层去。这里本来就是顶层,也没有天空。过了1个小时半,橙朵才到底层。橙朵发现有到大铁门,橙朵现在的心情又稳定又急躁,稳定就是知道什么回事了,急躁就是很想回家。橙朵大声喊:“我要回家!”可是大铁门没有动静。橙朵还是想办法,旁边的墙壁上有一个扫把和簸箕。橙朵用扫把和簸箕使劲顶撞大铁门,大铁门就是打不开。

  橙朵还是大声喊:我要回家!橙朵快要急哭了,橙朵没有力气喊的了。就挨着墙壁,休息了一会。橙朵醒来,橙朵还是不断的想回家,就是回学校。橙朵的心情很坏,真想把门损坏。橙朵心情还是想我要去出去,我要出去这个奇怪的房子。突然门打开了。门一打开,强光好刺眼。

  橙朵出了门,感觉自己在什么地方躺着,还听到老师和同学的声音。“还是叫方同学的家人来一趟,好吧。”“我找找看,方橙朵的家人电话号码。”过了一会儿,橙朵不知怎么自己像个空气,一晃,来到无底深渊。这时,听到一个沉重的声音,回去找到红色钻心能拯救你。

  橙朵来到一个地方,四周的森林围着一个楼房,楼房房地面还有这路的花纹,路的花纹还留着一片空地。橙朵不知道怎么回事?什么红色钻心?橙朵不相信那个声音说的话。橙朵返回森林,森林这条长长的路没有尽头,无论橙朵再怎么跑,还是没有尽头。橙朵想拿那个红色钻心有什么什么用吗?

  为什么要回到那个奇怪的房子拿红色钻心呢?橙朵想不通,反正就像是个任务,以前在学校里完成很多任务,还很活跃。橙朵返回去就去拿那个什么红色钻心。橙朵很快跑回到那里去了,橙朵想怎样进去那栋房子呢?橙朵到处看,只有一个大铁门,就是不知道怎样进去。橙朵到处看什么东西也没有,只有一个奇怪的矮柱子。

  橙朵对着那个柱子喊,就是没有动静。又过来,使劲地踢柱子,柱子出现奇怪的声音。“嘀噔、嘀噔”橙朵感觉这个柱子很无聊,不想理那个柱子了。橙朵很想进去这个楼房,那个柱子又叫“嘀噔、嘀噔”橙朵根本不湖南最好的癫痫病医院在哪里想去理它。橙朵回忆先前自己去怎么打开门的?用声音大喊?用思念回家那样?橙朵先大喊:“我要进去!”大铁门没有打开。

  然后,想进去大房子,还是没有反应。橙朵想怎么办呢?是怎样的呢?橙朵回到柱子那里,踢柱子。柱子出现声音“嘀噔、嘀噔”,一会又出先“嘀噔、嘀噔”的声音3次,橙朵仿佛知道那柱子在说话,橙朵靠近柱子蹲下。嘀噔、嘀噔”嘀噔、嘀噔”嘀噔、嘀噔”橙朵似乎听懂了柱子在说什么。

  “你说问我,我第一次来首先想什么?”“我啊,我想学校,后来想回家。”“你说我,当时有什么心情?”“我很揪心和恐慌。”“你说我,当时还有什么心情。”“我想回家想回学校的心情。”“你说你,就是那个心情。”“什么?”“你说我,当时一直在想什么心情。”“就是那个心情。”“哦,这样啊。”“你说我,当时我心情多了,你后来做了什么?”“铁铁打打。”

  “你说我,当门打开的时候你在想什么?”“我要打开这个房间的门,这个楼房门。”“哦,原来如此。”橙朵就去心里喊我想进去这个楼房,可是楼房还是打不开。柱子的声音又很大,橙朵走过去,还是出现嘀噔、嘀噔”声音。橙朵想听它的说话还是听不到,站着也是。看到柱子不高不矮,也矮,橙朵就蹲下。终于听到柱子说话了。“你说,刚才我话还没有说完,你就跑了,我有话告诉你。”“什么嘛?”“你说你,‘不断的心情’。”橙朵听到这句话不知道是什么也意思,橙朵想了想先试试。橙朵在大铁门面前,把那个想进去楼房的心情重复集中,过了会儿,想我想进去这个楼房。

  大铁门打开了。橙朵看到大铁门终于打开了,原来要把那种心情重复集中,再那样。橙朵进去后,不知道红色钻心在哪里?橙朵想房子就有房间,那就是房间咯。楼房是那么寂静,外面的天空是那么灰沉沉,森林也是那么寂静,还有那个神秘的柱子。橙朵还是看到那些不规则有重复的楼梯,受不了啊。橙朵来到好多房间,房间里面要么是柜子要么是衣柜,什么也没有,而且柜子和衣柜里面的东西都是一些破烂。

  还要么,房间里什么也没有,完全空白,只有墙壁和窗子。橙朵不赖烦了,就是气人。橙朵想是不是有什么特殊房间哦?那么那特殊房间要大哦?橙朵只有找那个房间,过了很久没有找到,最后在一个楼层看到比较宽的房间。进去后,看到一个像衣柜一样大的铁箱子,铁箱子外面只有一个钥匙孔。

  橙朵想还要找到钥匙?橙朵精神满满就跑出去找钥匙,找了很久没有找到。橙朵回到那个房间,想怎么办?不找到钥匙的话,我想永远回不到家了。橙朵回想同学和老师的说话,“我是不是发现什么事了吗?我不找到钥匙,是不安徽医院治疗癫痫哪家效果好是永远回不到家?”这个时候,地面晃动,是地震了吗?房子点了点头。

  “外面地震了吗?”房子摇了摇头。橙朵感觉不尽,这个房子好奇怪哦,“下次打死我再不来了。”橙朵不知道什么时候了,总觉的学校体育课又开始了,自己先运动一下。突然听到一个钥匙的声音,原来在自己的身上,就是哭笑不得让人不喜欢。钥匙插进孔里面,铁皮向外打开了。一个水晶框,框里面有一个水皮的人,水皮的颜色透明,水皮的人里面有很多水,那些水很粘糊。

  水皮人的身上没有细节,就是一个影子一样。这个水皮人,感觉像谁的影子。水皮人的水里面就有那颗红色钻心,橙朵就要去拿。可是水皮人在水晶框里面,水晶框是一个墙壁。橙朵看靠近水晶框,看那个水皮人,橙朵仔细看越看越熟悉。这个水皮人身材就是瘦。瘦?橙朵想我是不是瘦呢?橙朵回想,我就是瘦啊。

  橙朵想了想,原来那是我啊?橙朵想是不是我发生了事?橙朵很担心?是不是我永远永远回去不去了。房子点了点头。橙朵回想那个声音,橙朵自己想了想:我想回家,想爸爸妈妈,还有老师同学。红色钻心是什么东西?难道我?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……。。。。我拿到红色钻心,我就没事了吗?橙朵就去拿红色钻心,里面湿湿的,终于拿到了。

  这一切结束了。橙朵躺在床上,感觉很痛很痛的感觉,痛得不得了。橙朵自己还醒不来,橙朵想原来如此,我受伤了还危机到生命。橙朵痛哭了起来,听不到身边人的声音,只有“嘟嘟”的声音。就这样睡了三天四夜,过后,醒来了。橙朵看到四周有医疗仪器,原来是医院。橙朵想下床看看外面有什么人,可是动也不能动,想动也动不了。橙朵想看自己到底受了什么伤,可是看也看不到。

  橙朵还是下床,这个时候护士进来,护士说:“你下不了床。”橙朵问护士:“我到底受了什么伤?”护士说:“脚上的骨头断了,还有发烧了,发烧引起身体虚弱,最后还有营养不良。”护士又说:“医生还以为……。。。现在看你已经醒了,已经不错了。”

  过了一会儿,爸爸来看望橙朵了,橙朵哭了起来,爸爸也哭起出来。过了几天后,橙朵动了手术,那天妈妈和阿姨也来了。过了好几个小时,回房休息。过了3个月后,脚也好了,病也好了,还要回医院复诊。橙朵的爸爸妈妈离不开家乡,爸爸妈妈邀请阿姨来帮助橙朵,还一起住,一天三餐都好了。橙朵想那个奇怪的梦是怎么回事?那梦是真的?还是假的?那个梦帮助到橙朵,但是橙朵再也不敢去那个鬼地方,不知道怎么去。

  困魔楼是不愿意困在楼房里和外面,想出去和进来。魔梦事件还继续着……

作者:不详 来源:网络
  • 爱美文网(www.aimeiwenw.com) ©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豫ICP备15019302号
  • Powered by laoy ! V4.0.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