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扇贝的做法 >正文

极其恐怖的小故事

时间2019-04-15 来源:婚礼菜谱

  核心提示:阳春三月,夭夭碧枝,皎皎风荷,暖风熏醉,染了春扉。安静的午后,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,轻轻的敲打着心语,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,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。初春的日头,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,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...
 

  几乎每个人都想去看一些极其恐怖的小故事,这些故事玄幻可怕,让很多看过的人都记忆犹新。下面是学习啦小编为大家准备的极其恐怖的小故事,希望大家喜欢!

  汪尚厚是一个全职鬼故事写家,对于写鬼故事这一行业的人来说,时间大多是颠倒的,他们白天睡觉,晚上工作,一个脑系科医生曾说{晚上脑激素分泌缓慢,心平气和,利于创作,但是在灵异学的角度来说,夜里,尤其是12时之后,阴气较重,写出来的鬼故事也更加真实

  其实写鬼故事这一行业,考验的更多是写家的胆量,例如汪尚厚的一个同僚,在半夜写鬼故事的时候,突然有人敲他家的门,那个同僚后来吓疯了,其实敲他家门的,只是隔壁借水的邻居,而事实就是这么夸张

  汪尚厚毕业于南部某所著名大学,学的是师范专业,然而在如今这个万事靠门路的年月,找个工作对于汪尚厚这种无门无路,空有一身才学又不会低声下气的人来说,变得很难,他选择鬼故事写手这一行业,纯粹出于被迫,人毕竟是要养活自己肠胃的,汪尚厚从来都不相信世间有鬼神这种东西,尽管他也是在夜间创作,可是他却从来没有过恐惧感但是后来的一件事,彻底改变了他的一生。

  2005年的一个夜里,月亮很高,汪尚厚住在一所大房子里,他写作的地方在最深处的书房,一所八十多平方米的老房子里,只有他的电脑荧幕发出森森白光,后半夜,天气变得炎热起来,汪尚厚起身打开窗子,一股刺骨的冷风吹进来,那风仿佛不属于这个仲夏的夜晚,仿佛来自北极,汪尚厚下意识的又把窗子关上,做回到电脑桌前刚才的创作灵感,已经荡然无存了,汪尚厚申了个懒腰,看见自己的QQ依然挂在线上,汪尚厚电开QQ的企鹅图标,看到空空荡荡的好友栏里,只剩夏一个好友了,那个好友似乎是一家网络广播台,因为好友头像底下写着一行字:808网络广播

  『什么时候把他加进来的?』汪尚厚轻轻的自言自语,打开聊天窗口,给他发了一个消息过去,『你好』然后又继续自己的创作了

  汪尚厚正在写的鬼故事,也和电台有关,故事的名字叫做《电台惊魂》故事里,男主角在一家发生过命案的电台里工药物治疗羊癫疯,那么患者需要注意什么吗?作,那家电台白天播放音乐节目,到了晚上,则成了冥界的广播中心......

  正当汪尚厚构思的时候,突然音箱里传出QQ回复时特有的清脆的嘟嘟声,『这么晚还有人盯岗?』汪尚厚换出聊天窗口,看到那家808网络广播的回复信息,『你好,要听广播吗』

  汪尚厚觉得很好奇,考虑了一下,看看表,已经凌晨4:32分了,这做房子的隔音又不是很好,于是汪尚厚找来一副耳机,插在音箱上,回复到『谢谢,要』,过了很长时间,对方始终没有回复,也没有发来收听地址,汪尚厚觉得可能是对方的值班人员在和自己开玩笑吧,这么晚了,哪还有什么广播?于是他又低下头,继续写那篇鬼故事

  故事中的男主角,在夜里收到电台打来的电话,对方是一个苍白的声音,那个声音问男主角『要听广播吗』男主角说『要』对方的话筒里传出凄厉的哭声......

  当他写道哭声二字的时候,突然手机响起来了,汪尚厚下意识的打开手机,看到手机上的时间是4:44分44秒,手机里传一个女人的哭声,

  那时凄厉的哭声,动荡荡的声音,那声音仿佛不属于这个是界 在哭声的音量急速升高的同时,汪尚厚赶忙把手机关掉,可是自家客厅里的座式电话也随着响了起来,汪尚厚跑到客厅拿起听筒,依旧是凄厉的哭声,汪尚厚赶忙把电话线拔了下来,就在这时,哭声从书房传出来了,汪尚厚判断那声音是从耳机里发出来的,那声音透过耳机,发出斯斯的嘈杂声,而那副耳机,像要爆炸了一样

  汪尚厚跑回书房,想关上电脑,可是他看到,书房的电脑桌前,坐着一个人,那个人的脑袋上张满了头发,穿着白色的衣服,一双如骷髅一样的手,放在计算机键盘上,他看到汪尚厚,抬起头,露出一张没有五官的脸『要听广播吗?』他问到

  第二天,汪尚厚在床上醒来,电脑依然开着,他赶忙打开QQ,发现QQ好友里根本没有808广播电台,word上,依旧是昨天为完成的那篇鬼故事

  汪尚厚用了一个上午,把故事收了尾,一个星期后,汪尚厚在相邻的城市得到了一份中文教员的工作,从那以后,他再也最佳癫痫病治疗方法没写过一篇鬼故事

  李立和小斌是同班同学,他们上初三了。李立大小斌两岁,身强力壮的,而小斌却文弱得很,手无缚鸡之力。他们两家离得不远,每天俩人都是一块儿上学放学,要好得很。

  初三面临毕业,他们加了晚自习。21点才下课。好多家长不到20点半就聚集在学校门口接孩子。李立仗着比小斌大两岁,身体又壮,每天担任了送小斌回家的任务。好在李立家比小斌家远一些,倒也方便。回家的路上有一处坟场,俩人每天走过倒也习惯了。有时迎面走来一个人,两人虚惊一场后,往往会发现那人比他们还惊悚。有时说起来俩人会大笑一场。坟场里常常有磷火明灭,两人学了化学也都不再害怕了,偶尔还会去看看火的出处。往往,那些火是从残骨里发出来的。

  这天跟往常没什么不一样。他们照旧从那儿走过。那天没有月亮,天黑洞洞的。因为刚下过雨,天还阴森森的,空气湿漉漉的,往常走到这儿,李立为了壮胆,常常大声唱歌,今天阴天,大家心里都压抑着,李立跟小斌一样默默不语。平常,小斌害怕的时候总是揪着李立的衣角,李立胆子很大,常安慰小斌。小斌总是很羡慕李立的胆量。但今天,李立却好象惴惴的。

  他们都是独生子。小斌父母今晚到小斌姥姥家去了。回家后,一个人会不会害怕呢?小斌正在想,忽然李立紧紧地扯了他衣角一下。小斌一看,原来是迎面走来一个老太婆。

  “怕什么呀?”小斌安慰他道。“你看她鞋子!”李立颤抖着说。小斌低头看去,啊!他不禁打了个哆嗦。老太婆黑衣黑裤,面色苍白,两只眼睛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竟然闪闪发光!最惊人的是:他脚上竟然穿了一双红色绣花鞋!

  两个人硬着头皮跟她擦肩而过。老太婆脚跟不着地,掠过他们身边,无声无息地,竟然还飕飕地带着一股阴风!经过老太婆后,李立回头看了一眼,马上拽着小斌的胳膊狂奔而去。

  “你到我们家陪我一会吧。我胆子小。”小斌气喘吁吁地对李立说。“好吧。”李立说。“但别太久。最多20分钟。晚了我爸妈担心。”

  小斌在李立的陪伴下很快睡着了。不知过了多久,他河南治疗癫痫哪家病院好被父母开门的声音惊醒。爬起来扑到爸爸的怀里说:爸,以后你到学校接我吧。爸爸爱怜地抚摩着他的头说:“儿子听话,以后爸有空,爸就去接你。”

  小斌睡眼惺忪地又爬上床。刚要合眼,他忽然想起了李立。“爸,李立呢?”“李立?他什么时候来过了?”“刚才他在家陪我呢。怎么不见了。”“啊。这都快11点了。人家看你睡着,早回去了呢。”小斌爸安慰着他,小斌渐渐入睡了。

  第二天一早,小斌背着书包去上学,学校里却不见了李立。一直等到下午,李立也没来上课。小斌如坐针毡,下午放学后就请假回家了。告诉爸爸这件事后,爸爸很快陪小斌去了李立家。只见李立家家门大开,屋里却一个人也没有。“一定找他找疯了。怎么不见了呢?”小斌爸忧郁道。

  这样惴惴不安地过了两天,本城警察在护城河下游发现一具尸体。经调查,这具尸体正是李立的。奇怪的是,李立的脚上,竟然套着一双红色绣花鞋!

  事情并没有就这样结束。李立的母亲早年守寡,只有这一个儿子,突如其来的噩耗使得李立母亲精神失常。小斌他们班的班主任为了安慰这个可怜的母亲,安排班里的同学两个一组,轮流去李立家陪护李立妈。小斌和一个女孩分到一组。

  那天是周五。小斌父母又出门了。小斌和女孩去李立家陪护。那天李立妈妈的情绪还比较稳定。他们就打开电视看电视。那天上演的是一部日本早年有名的恐怖片,看到一半,小斌不敢看了,可女孩还看的津津有味。小斌不想在女孩面前显出自己的小胆,就硬着头皮看下去。突然,电视出现了一个镜头:一个人站在那儿,鲜血汩汩地顺着小腿流到脚上,瞬间,鞋子已经被全部染红了。

  “啊!”李立妈歇斯底里地叫起来。小斌意识到什么,连忙关上电视,与女孩一起抚慰李立妈。好一会儿,李立妈镇定了些,睡着了。一看表已是21点了,小斌关上门,先把女孩送回家,然后自己回家。

  小斌在坟场一侧的路上走着。他的心跳的像兔子一样,总是想起那双绣花鞋和那双带血的鞋子。小斌头皮发麻,撒腿拼命地跑了起来。

  突然,一双手从后面拉住了那里治疗癫痫最好小斌!小斌吓坏了,回过头去,是李立妈!她的眼睛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闪闪发光!“阿姨,你怎么了?”小斌往下一看,“啊!”李立妈妈的脚上竟然穿着一双红色绣花鞋!

  小斌挣脱李立妈妈的手,拼命往前跑去。一口气跑到家里,他用钥匙开开门,回身“腾!”地把门关上,顺手把灯打开。他要打开所有的灯,驱除黑暗!

  小斌打开灯,灯是红色的!

  小斌吓昏了。

  醒来时,小斌躺在他的小床上。爸爸妈妈守在旁边。“没事的,小斌。”妈妈说“昨天客厅的灯坏了。你爸爸没有白炽灯泡,先把卫生间用的红色灯泡换上应应急。”妈妈已经猜到小斌是被吓昏的。

  可是,只见小斌目光呆滞。“绣花鞋,绣花鞋,我要绣花鞋”,他仿佛只会说这一句话。爸爸妈妈惊呆了,爸爸马上推出摩托车,要送小斌去医院。好不容易把小斌按到摩托车后座上,爸爸启动摩托车,向医院骑去。

  经过坟场一侧的路,小斌爸忽然感到摩托车一震。小斌爸回头一看,小斌失踪了!小斌爸也不知道害怕了,拼命在坟场里找小斌,却最终没有找到。 后来,小斌爸无数次地组织了十几个男人组成的队伍,打着火把和手电筒在坟场四周拼命地找。不止一个人说,远远地看见李立妈和小斌,走过去却又没有了。

  小斌爸放弃了寻找。无望地,他把案子报给了公安局。公安局组织警察在这一带巡逻。一天,两个警察走在路上,看见远远的地方,两个人脚跟不着地地走着。一个40岁的中年妇女,一个十几岁的孩子。一个警察说“别怕,走过去看看,”另外一个警察揪着这一个的衣服,俩人壮着胆走过去。经过那两个人时,警察低头一看,“啊!”他不禁低声地惊叫起来。“你看他们穿的什么鞋!”

  只见那两个人穿着红色绣花鞋无声无息地经过两个警察!两个警察身边,飕飕掠过两阵阴风。

  “呜呜呜呜……” “咳咳……” “呜呜呜呜……” “我不行了…” “爸爸……” “我这一辈子,也没给你留下什么……这点钱,你就留着和他们花吧……” “呜呜……”

作者:不详 来源:网络
  • 爱美文网(www.aimeiwenw.com) ©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豫ICP备15019302号
  • Powered by laoy ! V4.0.6